辣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黑色紀元 > 黑色紀元最新章節列表 第二百五六節 立場
    “至于你剛才提到,生物戰爭的目的,其實說了這么多,我相信你多少已經猜到了一部分。”

    王啟年看著他,淡淡地說:“從第二次會面開始,亞特蘭蒂斯人就要求我們提供戰士。”

    蘇浩猛然一驚:“戰士?”

    “是的。”

    老胖子微微頜首:“它們提出,讓我們挑選一部分最強壯的人類。但具體是因為什么,當時誰也不清楚。亞特蘭蒂斯人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滲透人類社會,它們要求的目標很直接,其中包括美國職業摔跤和拳擊選手、泰拳手、ri本相撲選手、印度瑜伽修煉者,以及我國一些頗為出名的武術和散打拳師。這些人前后提供了三批,數量總計五千八百余名。他們被全部送入海底金字塔,再也沒有出來過。”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猜測,生物戰爭的目的,應該是為了亞特蘭蒂斯人從中挑選更多的戰士。因為從一開始,它們就不斷提到“戰士”這個詞。我相信,亞特蘭蒂斯人與人類一樣,對于事物的理解,都存在著利益效果。它們既然制造了地球,又在地球上制造出近乎完美的生物能量循環系統,肯定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從單細胞生物進化為人類,是一個無比漫長的階段。就算亞特蘭蒂斯人擁有超前科技,生命壽限漫長,但它們把原本需要上兆地球年的進化時間縮短為幾百萬年,本身就是一種急不可待的體現。就像種植蘋果的農民,為了更快得到實際收益,他們噴灑助長劑,使用化肥,以各種方法縮短蘋果成熟時間。亞特蘭蒂斯人之所以在地球散布病毒的目的,應該與此類似。我們就是他們的成果,可是在最終采摘以前,還必須通過生物戰爭的檢驗。只有優勝劣汰,經歷重重死亡最終存活下來的人,才是它們需要的目標。”

    蘇浩聽見自己的呼吸沉重,腦子里全是各種恐怖的場景。

    亞特蘭蒂斯人制造了地球,放養人類。它們把這里當做競技場,通過釋放病毒的方式,使半數左右的人類變成怪物。另外一半活著的人想要生存,就必須拿起武器作戰,殺光那些被感染者。當他們戰技趨于熟練,明白喪尸弱點,占據戰爭優勢的時候,被病毒寄生的感染體也會再次發生變異,從最初的“—l”或者“l”級,進化到“—”和第“”等級。幸存者必須付出更多傷亡,更慘重的代價,才能面對這些更加強大的變異生物。而當他們再次適應以后,還會產生更加恐怖的變化,也就是能力更強大的第“3”等級。

    這是一種可怕的循環,變異等級最高究竟是多少?恐怕誰也說不清楚。但不管怎么樣,以人類多達數十億的龐大基數,總有些人會活到最后。他們是人類當中的最強者,是從無數尸體中站起來的jing英。亞特蘭蒂斯人需要的,僅僅只是他們。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么三國集團首次與其接觸的時候,亞特蘭蒂斯人會因為“全人類集體自殺”之類的借口而讓步,甚至一次次修改病毒爆發時間,給予更多的高新科技資料。

    “按照我的猜測,嚴禁使用大規模殺傷xing武器,還有另外一層因素。”

    屏幕上,王啟年的聲音再次響起:“科技與體能是相對的。前者可以為人類帶來生活便利,后者促使人類變得更加強壯。兩者之間可以共存,卻有著無法彌合的巨大裂隙。人類大概是宇宙間最懶惰的生物,尤其是適應科技帶來的便利以后,就很難恢復到曾經的運動狀態。就像擁有汽車的人很少騎自行車,(兔兔塔 )看電視的人很少參加別的娛樂活動。亞特蘭蒂斯人需要的戰士,顯然不是配備了各種先進武器的士兵,而是冷兵器時代的肉搏冠軍。也只有這樣,釋放病毒的行為才能說得通。”

    蘇浩覺得自己手心冰涼,思維卻漸漸恢復冷靜。

    “如果是這樣,亞特蘭蒂斯人就該選擇我們這個時代作為釋放病毒的試驗場。它們應該在幾百年前就這樣做,因為冷兵器時代更容易得到戰士。”

    “你只看到事物的一個方面,而不是全部。”

    王啟年對蘇浩的話嗤之以鼻:“我們對亞特蘭蒂斯人的真實目的,僅僅只是猜測。但即便是它們需要戰士,也不會選擇幾百年前作為病毒投放點。你忘記了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所謂戰士的選擇,必須建立在龐大的人口基數上。科技發展帶來的不光是體能負面影響。更多的,還是整個人類群體的健康、營養物質充足、人口急劇增加、認識能力和適應能力強化等等。我想,它們在世界各地到處散布羊皮紙手稿的意義就在于此。只有當科技發展到一定程度,螺旋形文字才能被解讀,我們才有能力進入百慕大海底。雖然它們也可以出來,但形式和效果上就截然不同。”

    蘇浩目光漸漸變得兇狠,眼瞳深處全是沸騰的火焰。他盯著王啟年,緩緩地說:“難道,我們什么也不能做,必須就這樣對它們俯首帖耳,任由宰割嗎

    不等胖子院長回答,蘇浩再次怒吼起來:“我能猜到它們的目的————給予我們強化藥劑,就是為了想要得到更多的進化人。我見過那些家伙,在新南陽的時候,有一名士兵產生突然xing變異。它們帶走了他,那個混蛋自稱為“哈巴巴諾拉”。它很狂妄,目空一切,仿佛我們都是它腳下的螻蟻。”

    王啟年顯然早就知道這些事情,因此對蘇浩的話并不覺得意外。他點了點頭:“沒錯,亞特蘭蒂斯人需要進化人,這是早在戰前就簽訂的協議條款之一。作為我們提供戰士的補償,尤其是自然產生的進化人,亞特蘭蒂斯人也會給予我們一部分“獎勵”。”

    王啟年沒有說出“獎勵”具體是什么,蘇浩也沒有追問。他很清楚老胖子的德行,如果愿意,不用問也會說。如果不想告訴你,追問到底一樣是什么也不知道。

    “別說我沒提醒你,最好少惹那些家伙。它們和我們不一樣,它們都是瘋子”

    胖子院長注視著蘇浩,眼睛里明顯有些說不出的復雜意味,聲音卻充滿叮囑和擔憂:“它們數量很少,卻無處不在。從病毒爆發開始,亞特蘭蒂斯人就在軍部設置了一個聯絡機構。它們有一整套用于監控進化人的特殊方法。從去年至今,全世界總共出現了五例進化人。其中有兩個在我們的勢力范圍,一個在美國,一個在ri本,還有一個在巴西。你在新南陽應該見過進化人的力量,那是人類潛能被激發到極限的狀態。按照軍部的計劃,原本想要借助這些進化人,消滅部分變異生物,奪回幾座廢棄城市,使戰區變得更加穩固。可亞特蘭蒂斯人根本不給我們這樣的機會。即便是我,也只能以研究為借口,把其中一名進化人在科學院留了一段時間,全面檢測,收集數據,然后被它們強行帶走

    蘇浩腦子里猛然閃過岳振南的影像。他下意識地問:“它們把人都帶去了哪兒?”

    “我也不知道。”

    王啟年攤開雙手:“它們有自己的遠程傳送裝置,那種科技遠遠超出我們的理解,似乎是以分解物體形態的方式,以分子傳遞進行重組,達到遠距離傳送的目的。不過,就布置在百慕大安全航道范圍的監視小組報告,當天海底金字塔產生了微弱的能量外放。根據我們的猜測,傳送目的應該就是那里。”

    蘇浩皺起眉頭:“關于那座金字塔,我們還能進去嗎?”

    王啟年眼皮一跳,盡管有些疑惑,還是淡淡地回答:“當然可以。按照戰前的協議,我們每年可以進去一次。進入者界定為五十人,具體人員由我們自行決定。最初,這是三國集團的秘密。法國與德國加入以后,就變成了五國集團的特權。現在,每年進入金字塔的人員裁定權由聯合國大會決定。我們畢竟得重視其它國家的意見,生物戰爭是全人類的事情,進入百慕大金字塔只是履行職責,卻沒有什么實際xing的好處。”

    說著,王啟年再次凝視著蘇浩,語重心長地說:“所謂秘密,差不多就是這些。生物戰爭是一場災難,可對于人類,卻也并非完全沒有好處。至少,我們的科技得以進步,看到世界和宇宙的眼光、角度都有所拓展。舊有的權力堡壘被打破,國家的概念很可能將隨著戰爭進程而消失。人類也許會繼續分裂下去,也可能會被某個強勢人物整合。食物總有著好壞雙面xing,我們看不到未來,只能按照現有思維慢慢摸索。”

    “但不管怎么樣,我們不會被永遠奴役下去。亞特蘭蒂斯人不是上帝,我們也沒必要對它們卑躬屈膝。它們制造了戰爭,卻沒有介入戰爭。我們可以趁此機會變得強大,甚至超越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這是我的理想,也是很多人想要實現的目標。強化人僅僅只是開始,我也不知道進化人是否就是終點?因為有了亞特蘭蒂斯人需要戰士的前提,軍部才會對你以往的種種行為網開一面。你可能很難理解,但你必須知道,在對抗變異生物,打贏生物戰爭的前提下,任何行為都將被容許。因為我們自己也需要戰士,我們也想弄明白事實真相。那些被亞特蘭蒂斯人帶走的戰士,都是我們的同胞。我們得知道他們去了哪里?如果事態出現變化,他們和我們可以互為援軍。”

    “我知道你對軍部很多事情看不順眼,對很多人浮于事的制度相當抵觸。但你得明白,這是維持一切,繼續生物戰爭的基礎。不是每一個將軍都有資格知道這些事情,限于能力和地位,他們并不知道亞特蘭蒂斯人的存在,也不知道人類實際上是另外一種高等生物的實驗品。我不能讓他們的信仰和理想崩潰,我們必須想方設法打贏戰爭。在這個最終目的面前,一切糾紛都變得不再重要,一切爭議都可以坐下來商量。”

    “最后,我得提醒你,一定要小心袁家。他們掌握的力量,遠比你想象中強大得多。袁志成可不是表面上那么昏聵,他很jing明,袁家隱藏的力量很少被外人知曉。正是因為這一點,軍部只能對其放任,以權術方式進行約束。但這種力量平衡維持不了多久,它總有被打破的時候。如果袁家想要從軍部分裂出去,我們也只能默認現實。”

    夜se下的新貴陽基地市,顯得混亂而忙碌。到處都是散she的燈光,遠處不斷傳來嘈雜人聲與機械的轟鳴。這里是新生活的開始,但何嘗不是毀滅與絕望的發端。未來的路就在腳下,可誰也不知道究竟會走向哪里?

    黃河站在蘇浩身邊,頗為憂慮地看著他。

    結束與王啟年之間的談話,已經過去了快三個鐘頭。這段時間,蘇浩一直站在窗口,默默注視著外面,一動不動,沒有說過一個字。

    “蜂王”與“工蜂”之間的某些思維意識是共通的。在蘇浩的默許下,黃河看到了與王啟年對話的錄像。震驚之余,他對自己,乃至整個“蜂群”的未來,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擔憂。

    “我們得做點兒什么。我們不能坐以待斃。這是我們的星球,我們的世界,不是那幫神秘怪物的試驗場。我可不相信什么歷史,那玩意兒我從小學時候考試就從未及格過。什么皇帝國王戰爭文明都是一坨屎,歷史偉人發明家科學家都變成了骨頭。我只相信現在,只看到現在。我們就呆在這兒,誰也別想把我們攆走。這里是我們的,永遠都是。”

    黃河說話的聲音很大,充滿男人的雄壯、粗獷,還有肆無忌憚的張狂。他的唾沫星子在空中亂飛,話語帶有煙癮者濃重的口臭味兒。盡管語音沙啞,蘇浩卻覺得很安慰,有種值得信賴的寄托感。

    “我們得加快建設速度。”

    看著窗外被無數燈光刺破的黑暗,蘇浩的語調鏗鏘有力:“原訂計劃不需要修改,各種原料和設備優先保證“一號蜂巢”的建設。對外,我們仍然還是第十一duli部隊。對內,我們是密不可分的整體。我們的敵人是那些變異生物,我們需要銀骨和晶石。只要擁有這些,我們就有足夠的話語權,也沒人再敢打我們的主意。”

    黃河臉上的憂慮仍然濃重:“可是,那些亞特蘭蒂斯人該怎么辦?我們對它們一無所知,根本不是對手。”

    “暫時不用考慮它們。只要“蜂群”里沒有出現進化人,我們就不會成為它們的目標。”

    蘇浩聯想起王啟年曾經說過的話,臉se漸漸變得凝重:“退一步說,就算它們真的發現了“蜂群”,發現了我們的異常,那也沒什么大不了。對付這些家伙,我有的是辦法。”

    新南洋基地市的硝煙終于散盡,昔ri繁華的城市被變異生物占據,所有城門敞開著,偶爾可以見到在附近游蕩的怪物。只有飛機從空中掠過的時候,才能拍攝到城內的景象。變異生物們成群結隊,數量多得驚人。

    從其它戰區調集的部隊已經出發,從北面和西面構成兩道新的防線。一方面對新南陽構成防御,另一方面也擋住了新貴陽與北部戰線的聯絡通道。

    部隊推進的速度極其緩慢,沿途經過的重要區域,都要留下部分工程人員修建防御工事。這種謹慎小心的做法,源于合肥戰役的教訓丨軍部已經改變原有的防御分布,以附帶大量障礙物的縱深防御為基礎,不斷消耗著變異生物的數量。當然,更主要的目的,仍然是對第十一duli部隊構成攔截,封堵這一方向外來資源的輸入可能。

    因為王啟年的介入,軍部委員會的討論決定,最終沒能實施。北線和西線的部隊沒有對新貴陽發動進攻,他們停留在各自防區邊界。盡管軍部大多數成員對胖子院長沒什么好印象,可他的話很有道理:“我們的敵人是變異生物,不是自己的同胞。”

    在趙志凱的于預和勸說下,軍部委員會撤銷了對第十一duli部隊的懲罰決定,蘇浩也不失時機的送回了行政軍官團。他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場:愿意服從軍部的每一項正確命令,處理問題的方式不再簡單粗暴,帶領第十一duli部隊真正負責起ri常防衛工作,對鄰近城市,尤其是廢棄的貴陽,展開新一輪進攻

    這番表態非常謙和,與之前飛揚跋扈的樣子判若兩人。必須承認,這種做法的確讓軍部委員們感到舒服,雖然不太滿意,卻是目前最好的結果。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