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布衣官道 > 布衣官道最新章節列表 第七百四十三章 末學后進(求月票)
    但現實的情況是,場面的非常和諧,大家有說有笑,連開頭一臉苦大仇深的郭雨臉上也掛著笑容,只是笑得有些難看罷了。

    在五個人中間,趙重陽和郭青青兩人在張青云面前整個就是晚輩,而且張青云還是他們媒人,所以他們在張青云面前是非常的恭敬、客氣。

    而郭雨,以前他是一直和張青云不對付的,但現在他已經沒有了那個資格。相反,張青云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張青云不救他,他就只有灰溜溜滾回京城的份兒,那樣繼高吉祥之后,郭家的郭雨又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這里面,唯一可以和張青云對話的就只剩郭雪芳了,不過這個女人在沒見張青云之前,那是咬牙切齒,模樣猙獰。真見到了人,她剩下的只有溫順乖巧了,本來她就是天生的桀驁不馴,可是張青云似乎就是她的克星。

    以前郭雪芳還會時而向張青云發出一些挑戰,可是最近這幾年,兩人見面的機會少了,郭雪芳每次見到張青云心中的感慨都來不及抒發,至于挑戰就完全沒了。

    這樣算來,這屋子里面,張青云無疑是坐在首席的人,這無可爭議。郭雪芳推他坐首席,他自己連客氣的推辭都免了,張青云本身就不是一個矯情的人,在郭雪芳面前,他更不會矯情。

    如果不是看郭雪芳的面子,張青云根本就不會在這個時候和郭雨吃飯。郭雨調離江水到淮陽,就是個普通的副市長而已,常委班子都進不了的副市長,跟市委書記隔了十萬八千里。

    張青云去淮陽上任到現在一年多好遠了,有幾個副市長,張青云一共只接見過其一兩次,盡管如此,還把人家弄得激動得不行,覺得書記是在關心他的工作,是在器重他。

    所以讓張青云和郭雨在一起吃飯,張青云還真沒有那個功夫,他是黃新權帶出來的人,黃書記對下屬就是嚴要求。郭雨既然到了淮陽,那就得按規矩辦,張青云是不會有意提攜他的,一切都的憑本事和能力。

    “青云,今天請你吃飯我可是厚著臉皮了……”郭雪芳突然道,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對于她這般驕傲的人來說,說出這樣的話是很不容易的。

    張青云笑笑道:“請我吃飯應該是我厚臉皮才對,想找我幫忙辦事,那才是你厚臉皮,你可不要弄錯了丁卯啊”

    郭雪芳呆了一下,臉上一熱,這幾年沒多和張青云打交道了,沒想到這家伙還是這副德行,一張嘴刁毒得很。

    略微平定了一下心情,她仰頭道:“你既然這樣說,我就開門見山了。郭雨的事你知道的,現在在華東我也問不上什么人,就問你,這事還究竟有沒有回旋余地?”

    張青云皺皺眉頭,夾了一夾菜吃了一口,沒有馬上回答郭雪芳的問題。屋里幾人同時望向了張青云,周圍的空氣似乎一下凝滯住了,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感覺。

    郭雨的心中更是怦怦跳,現在的郭雨比當初在中組部接受組織談話的時候更緊張,組織談話是決定前途,現在確實決定命運。

    作為政治世家出來的人,郭雨非常清楚如果這次他就這樣灰溜溜的從華東滾回去了,那將是他一生政治上的污點,以后再怎樣也洗刷不了這次失敗,別人會將他的這次失敗經常掛在嘴邊。

    每到有重大人事變動的時候,對手就會數落他這次失敗的華東之行,以此來左右組織的決策。對一個政治人物來說,沒有什么比這樣的情況更糟糕的了。

    “郭雨,你自己說一下,你覺得省委怎樣處分你比較恰當?”張青云道,眼睛盯著郭雨。

    郭雨不敢和他對視,眼神慌忙的躲開了,這個問題他不敢輕易回答,沉吟了很久,才道:“這次江水市的事故我是有一定責任的,省委要處分我,免去我的職都是恰當的。”

    “你上次不是說你著了人家的道嗎?”張青云又道,逼問的意思很明顯了。

    郭雨臉一紅,扭頭開去,胸脯起伏不定。張青云這樣的問話讓他很難堪,他骨子里面依舊還有京城太子的驕傲,被張青云如此不留情面的數落,他一時有些吃不消。

    郭雪芳臉色變了變,這些年她經歷的歷練可不是郭雨能比的,他一眼就看出張青云這是在試探郭雨的心性。一時心中大急,生怕郭雨忍受不住,那就真要壞事了。

    她有心想提醒一下郭雨,可是她又害怕被張青云察覺,如果那樣情況更糟。她非常了解張青云,張青云這人平常開玩笑顯得很灑脫大方,但辦正事的時候可真就是一個狠,簡直是六親不認。

    這方面當初郭雪芳吃過他的虧,當初在江南清江,為了清江科技園的土地問題,張青云就給了郭雪芳一個大教訓,讓他見識到了這個男人的狠辣手段。

    “青云哥,當時是我心態沒有擺正。當初常委會上,我察覺到處事的方法有問題,我沒有提出異議,也就是沒有堅持原則。而且這是還是我直接管轄之下,責任我是有的。

    省委對這事很重視,連書記和市長都免了職,要處理我,我還能有什么怨言?”郭雨道,這幾句話從他口中說出來異常的艱難,他把頭放得很低,幾乎要埋到桌子下面去了。

    一個自負的人,讓他親口承認自己的錯誤,這對其心智可謂是一次摧毀,現在的郭雨才真正的從京城太子走下了神壇,他是個失敗者,在政治上,失敗的者就不要說尊嚴。勇于承認錯誤,其實是最好維護自己尊嚴的方式,郭雨能夠做到這一點,說明最近他是有反思的。

    包房里很靜,郭雨說出這樣的話,讓大家心中都有凄然之意。郭雪芳的眼眶里甚至有了淚珠在滾動,她和郭雨是親姐弟,對自己這個弟弟她太了解了,看到弟弟受這樣的委屈,她心中異常的難受,這種感受無法用言語表達。

    “青云哥”郭雨突然抬頭,眼睛通紅,離將要埋頭痛哭的距離只差一分毫,“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省委再給我一次機會,不要讓我離開華東。其他給我什么處分都可以。

    我不想像高吉祥一樣,灰溜溜的回京留下大笑柄,我只想在華東埋頭再干幾年,即使是降職我也愿意……”

    “你真愿意被降職使用?”張青云瞇眼看著他問道。

    郭雨使勁點點頭,終究沒忍住,眼眶中的淚水奪眶而出,他連忙扭頭不想讓別人看到。

    女人的心思終究軟,郭雪芳早就扭頭抹淚了,郭青青看到小叔這個樣子,也是淚水盈眶。她身上終究留著郭家人的血液,看到自己郭家的長輩狼狽至此,她心情也是非常的糟糕。

    不經意,她瞅了張青云一眼,她以前一直覺得張青云肯定也和小叔一下,高,提拔得快,所以才有今日的地位。可是現在他才感到錯大了。

    這一刻,她從這個表姑父身上看到了郭家泰斗人物三爺爺的影子,那是一方雄主的威嚴,而郭雨小叔在他面前就是末學后進,被他三言兩語就扒得干干凈凈,尊嚴全無,一如三爺爺當初訓人一般,咳嗽一聲,一家人都會噤若寒蟬很久。

    “行,這事你有這個意愿,我可以應下來。你去我淮陽吧,做一任副市長。”張青云道,語氣放緩了。他剛才故意把郭雨扒干凈,就是想看看這小子究竟還有沒有得救。

    如果沒得救了,他也不想讓他去淮陽,到時候他沒法給黃書記交代。現在看來,郭雨畢竟是郭家的的人,縱有千般不是,郭家先輩堅定執著的血液還在他身上存在,倒還可以挽救一下。

    張青云這話一說出來,舉座皆驚,郭雪芳和郭雨更是同時站起身來,他們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處理郭雨,他張青云作為淮陽市委書記哪里有這個權利?

    “怎么?不相信我的話?還是認為我辦不到?”張青云含笑看著郭雨。

    “不……不是……”郭雨結結巴巴,聲音有些顫抖,張青云抬手笑笑道:“現在我淮陽正處在黃淮合作的關鍵時候,省委對淮陽將會有大的政策傾斜,這其中就包括人才的傾斜。

    我找省委要你,秦書記一定會給,你就準備去淮陽赴任吧”

    張青云這話是撒謊,但是他這個時候只能這樣說,他總不能把秦衛國的種種手段都說出來吧秦衛國把這個人情讓給自己,自己就受著得了,郭家的人情,張青云還真不知道這個人情價值幾何。

    郭雨嘴唇掀動了數下,一個字都沒說出口,他覺得千難萬難的事情,到張青云這里就是一句話的事,這樣的差距讓他更直接的體會到了現在兩人之間的差距。

    【求月票,今天的第三更】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