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火中金蓮 > 火中金蓮最新章節列表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二章 新的目標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二章 新的目標

    朱元宮內,華朱道人一邊微笑著招呼袁福通,一邊有些疑惑的上下打量著。不過一百多年不見,袁福通的氣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實力更是讓華朱道人看不透。如果不是自信朱元宮內各種禁制可以確保外敵無法潛入,自己又能夠確定袁福通的一些基本氣息,華朱道人甚至會懷疑袁福通是其他種族高手變化而來的。

    “一百多年不見,道友可是進步驚人啊!我現在都無法看出道友的修為了。”看了一陣之后,華朱道人一半是感慨,一半是試探的說道。進入煉虛階之后,修士實力的提升速度會變得相當慢。很多時候,千年的時光,只能讓煉虛修士取得一點進步,萬年的修煉,也未必能夠有本質性的提升。

    可是袁福通顯然顛覆了這個常理,如果說之前二百年的突飛猛進,還可以用袁福通剛剛進階煉虛的時候實力沒有完全穩固,花費二百年釋放自己的潛力來解釋,那么這一百多年的進步,就完全沒有了什么可以接受的理由。想起自己艱難的修煉歲月,對比袁福通的飛速進步,即使華朱道人心性修為都已經極高,但還是忍不住有些嫉妒。

    當然,這種微微的嫉妒還不足以讓華朱道人失去理智。一方面來說,眼下正是種族大戰期間,人族需要更強大的高端力量來維持局面。而另一方面,袁福通畢竟不算第一個特例。之前安豐那種妖孽的表現,已經給華朱道人等人打了預防針。看到同為仙種擁有者的袁福通有類似的表現時,華朱道人接受起來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困難。

    “道友過獎了,不過是有一點際遇而已。”袁福通淡淡的說道。雖然袁福通也很希望人族的實力能夠飛速提升,但關于元的事情,實在不是可以在其他人面前泄露的。這不僅是因為對元的承諾,而且是因為元不可能因為自己的關系,而去幫助人族高手。對于元這樣的存在來說,他們的唯一**就是擺脫束縛,而唯一的責任就是在妖族啟動傳承空間的時候,提供必要的服務,其他的東西,并不放在他們身上。即使人族滅族,只要袁福通還存在,元就沒有什么損失。甚至即使袁福通死了,對于元來說,也不過是失去了一個機會而已,他可以繼續等下去。

    除了這些原因之外,袁福通和元的交易還關系到人族和妖族的聯盟。袁福通和元之間的交易,從本質上來說是挖妖族的墻角,利用妖族前輩留下的資源,提升自己的實力。一旦暴露出來,即使傳承之地內的元可以逃過空間的懲罰,妖族也未必會輕易放過袁福通本人。這甚至會影響到人族和妖族的聯盟,那對于人族來說,可就真的是吃不到魚,反惹一身腥。

    “呵呵,道友太謙虛了。”看到袁福通不愿意多透露,華朱道人也就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下去,畢竟每個修士的實力修為都是機密,即使在聯盟狀態下,也不好多問。

    “道友接下來有什么打算?”放棄對袁福通實力的詢問之后,華朱道人換了個話題。在斬殺了胡姬之后,袁福通事實上已經獲得了自由行動的權利。即使他數百年不出面,其他修士也無法指責他什么。畢竟斬殺一個煉虛階敵人的功勞,不是誰都可以獲得的。這些年中,即使聯手作戰,人族聯盟也沒有能夠再多斬殺一個煉虛階敵人,最多只是重創對方而已。沒有足夠的功勛,沒有人能夠要求袁福通什么。

    “還沒有確定,應該先在朱元宮這邊呆上一段時間吧。”袁福通淡淡的說道。經歷了接近萬年的閉關修煉之后,袁福通近期內繼續閉關修煉已經意義不大。而且想要五行輪轉圓滿,甚至達到可以沖擊合道階的程度,需要的是海量的力量積累。這種程度的力量,即使火玉仙種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供出來,所以袁福通肯定不會再繼續閉關。

    不過不繼續閉關,袁福通一時卻也找不到什么必須要做的事情。人族聯盟這些年已經形成一個相對穩定的體系,雖然還沒有徹底統一,但三個派系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合作還是比較愉快的。各種重要的職位都有人負責,袁福通不好去搶奪他人的權利,而且袁福通也并不想將自己拘束在固定的職位上。

    至于說像之前那次一樣,孤身進入敵境,斬殺敵人重要人物這種事情,袁福通雖然有些想法,但也不敢輕易行動。之前那次冒險,一方面是因為陸離域的確有隙可乘,而袁福通又非常需要鳳影的鳳凰之火。但是在袁福通行動成功之后,陸離域對于自己的防御體系進行了大規模的改造,想要像上次那樣輕松的借助陣法對付敵人,已經不太可能了。雖然憑借袁福通現在的實力,強行斬殺對手也有很大的成功幾率,但為了斬殺一兩個普通煉虛階敵人而暴露自己的底牌,袁福通覺得還是有些不太劃算。

    “這可太好了。有袁道友在這里,我們的壓力可就小多了。”華朱道人笑著說道。

    “此事恐怕要讓華朱道友你失望了。”華朱道人的話音剛落,安豐的聲音就出現在了大殿之內,隨后空間微微波動,安豐的身形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安豐道友也出關了嗎?”微微一怔之后,華朱道人臉上露出復雜的神色,最終還是微笑著問道。

    在安豐開口之前,華朱道人根本沒有感覺到安豐即將到來,但安豐卻能接上話茬,這說明安豐在神念修煉方面,已經遠遠超越了華朱道人。而朱元宮內更是布置了重重的禁制,雖然人族聯盟的高層可以通過絕大多數的禁制,但華朱道人還是能夠在對方通過的時候有所察覺。可是安豐出現的時候,無數禁制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這讓華朱道人感覺到一絲恐懼。因為這說明安豐的實力已經從本質上超越了華朱道人這個朱元宮的主人。

    雖然從大局的角度出發,人族再次出現一個強有力的高手是一件好事,但看到兩個實力遠遠勝過自己的修士出現,華朱道人還是有些嫉妒。而且和袁福通不爭權奪利不同,安豐是有能力掌握權利的。加上安豐和袁福通的關系特殊,這個組合一旦想要得到權利,其他人很難抵擋,而華朱道人將會是第一個受害者,這也讓華朱道人有些擔心。所以看到安豐的突飛猛進,華朱道人心情相當復雜。

    “我也是剛剛出關,正好有一個計劃需要找人幫忙。接到袁道友出關的訊息,我就連忙趕來了。”安豐淡淡的說道。對于華朱道人的心思,安豐并沒有多加理會,而是直接看向了袁福通。對于安豐來說,華朱道人這個層次的存在,已經沒有什么威脅,他們所要爭奪的東西,也不是安豐在意的。安豐在意的,只是和自己同層次的人物,而現在袁福通顯然已經有了這個資格。

    “看起來袁道友的際遇相當神奇啊。”看了袁福通一眼之后,安豐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華朱道人無法看出袁福通的實力,安豐卻有足夠的眼光。袁福通五行輪轉的境界雖然極高,但還沒有達到超越安豐的程度。

    “安道友的進步也讓人驚喜啊!”在安豐看出袁福通境界的同時,袁福通也真正第一次看出了安豐的實力。現在的安豐,已經達到了陰極陽生的地步,雖然沒有真正達到陰陽和諧的巔峰境地,但也邁過了最為關鍵的門檻。可以說,現在袁福通和安豐兩人境界相當。至于說戰斗力如何,還需要看個人的神通和底牌,不親自動手,無法分辨出來。

    “好了,我們兩個就不要相互吹捧了。既然你的實力達到了這個程度,那這次行動我也就更有信心了。”安豐擺擺手,笑著說道。和華朱道人相比,安豐的氣量顯然要大的多。看著自己將來的敵人進步到和自己接近的程度,安豐沒有任何的不悅,反而相當欣喜。

    “什么行動居然連安道友你都沒有足夠的把握?道友不會是準備解決龍驤吧?”袁福通有些驚訝的問道。踏足到這個境界之后,袁福通對于龍驤等人的實力也有了更為精確的估計。當年的龍驤雖然實力極其詭異,但在爆發的時候,也不過達到比現在的袁福通稍微高一些的程度,真實的境界還沒有現在的袁福通高。

    而和袁福通有同樣實力的安豐,可以說已經是這個時代的最強高手之一,對付其他煉虛階修士,即使單獨行動,也有極大的把握,并不需要像之前那次行動,還需要袁福通幫忙禁錮空間,攔截對手。現在能夠讓安豐找人幫忙的對手,也只有龍驤這樣的存在了。

    “解決龍驤不太現實,他一直在元陸宗內,有大批高手保護。不過這次的行動目標也不弱,我一個人拿不下來。”安豐很平靜的說道。

    “誰?”袁福通有些驚訝的問道。

    “無心魔皇,魔族真正的主宰者。”安豐淡淡的說道。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